90后女雕刻家于楊青的炫彩人生
英才故事  第51期 作者:董欣 時間:2019-06-05

木為紙,刀為筆,巧在心中,技在指間,幾經雕琢,木頭便不再是木頭,而是生活的縮影,賦予了歲月的溫度。我熱愛雕刻,勝過愛我自己!

——于楊青


▲于楊青

2019年5月19日上午,筆者從海口市區出發,經過約1小時行程,便來到于楊青位于靈山鎮的工作室里——一座租用的三層小樓房,前后連帶著小小的庭院。

前院里,堆滿了黑黜黜的木料。指著這些木料,于楊青說:“現在看著還都是木頭,但是每一塊料都有無限的可能……”這句話讓我突然想到了一個詞:創造。對!就是創造。

▲于楊青下鄉尋找雕刻材料

梭羅說過:“世界對于有想象力的人來說只是一塊帆布。”那么,在這塊帆布上會呈現什么?不同的觀察力、感受力和想象力,就會有不同的感知。對于于楊青而言,這帆布(木料)上都是充滿藝術感的木雕作品,一個一個的,形態各異,栩栩如生。

▲于楊青雕刻作品

▲于楊青:藝術報效祖國

于楊青,1990年出生于江西著名的 “才子之鄉” 撫州。江西省工藝美術師,海南省工藝美術大師。2016年3月、4月,兩度出任央視二套財經頻道《一槌定音鑒寶》節目特邀嘉賓。2017年榮獲首屆“三亞工匠”;2018年榮獲首屆海南省“匠心之師”榮譽稱號;2019年榮獲首屆海南省“南海工匠”榮譽稱號。現任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協會木雕專委會委員、澳大利亞悉尼中國藝術中心特邀藝術家、海口經濟學院客座副教授。

▲2016年3月于楊青出任CCTV2財經頻道《一槌定音》鑒寶嘉賓

▲2016年4月于楊青出任CCTV2財經頻道《一槌定音》鑒寶嘉賓

▲2017年榮獲首屆“三亞工匠”稱號

▲2018年于楊青參加三亞市慶“五一”勞模座談會


01  從“楊青”到于楊青

在許多人看來,雕刻尤其是木雕一般都是男人們干的活。可是,90后的于楊青卻偏偏就愛上了木雕。

于楊青本名叫楊青,“于”是后來才加上的,是她的父姓。
出生后剛過滿月,父親就把她送給了人家。養父姓楊,是父親的朋友。

父親是家里的老大,頂著家里的一片天。那時間,在她前邊有兩個姐姐,父親想要一個男孩,沒想到她還是一個女孩。想要再生,就只能把她算在“計劃”之外,送到朋友家里。

于楊青被送到養父家里時,還沒有起名,養父就給她起了“楊青”的名字。

在養父家長到13歲,她回到自己家里,回到生父母身邊。

回家后,親鄰同伴們都勸說她把名字改掉,隨自己的家姐們重新起名,可她執意不肯,索性就在名字前再加一個父姓“于”,于是便有了現在的“于楊青”這個名字。

 “在養父家生活的那些年,養父母待我跟親閨女一樣。人不能忘本,在我的眼里,他們就和我的親生父母一樣”,于楊青說。

在市區鼎臻古玩城二樓于楊青的店鋪“禪源堂”里,有一個三十來歲的男子正在貨架前接待顧客,進店后,于楊青喊了一聲“哥——”我一時懵了,她不是前邊只有兩個姐姐嘛,這人是誰呀?叫得那樣親近。原來,那個男子就是養父家她的大哥。

在雕刻行業有了一定的名氣后,很多人都對她的名字感到好奇,有不少人猜測她是取了父母的姓做名字。對于朋友們的好奇和猜測,于楊青總是不置可否的笑一笑,從來也沒有向任何人透露過這一段歷史。她說:“名字在別人那里可能只是一個代號,可在我這里卻有著不同的意義。”


02  迷戀“彌勒”的女孩

從養父家回到自己家時,父親已經來了海南,并且事業有成,有了自家的加工廠,有了公司。

楊青的父親于榮勝,見諸個人官方網站介紹和媒體的公開報道是——

首屆中國木雕藝術大師、中國工藝美術協會常務理事、中國工藝美術學會木雕專業委員會副會長、海南省工藝美術協會理事長、海南榮勝雕刻藝術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、江西榮勝藝術有限公司董事長。

于榮勝在一處農家老宅長大,老宅里隨處可見的雕花、佛像、書畫、器皿,是他最心愛的玩具。每當有木匠來老宅雕梁畫棟、雕刻佛像或制作家具時,總是問東問西、評頭論足;對于父親時常帶回的景德鎮瓷器,更是愛不釋手。這種耳濡目染,讓沒讀幾年書的他不自覺地擁有了某種天賦,并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未知的人生。長大后當過毛筆廠工人、做過石膏、開過手扶拖拉機。20歲時,帶著所有積蓄前往景德鎮,開辦了一間作坊,后又在廣州開辦了一家古玩店。1997年選擇南下海南,潛心開發海南黃花梨、古沉木、坡壘等珍貴木材,從此步入輝煌的木雕人生……

如果說,父親的光環對于于楊青有什么影響,那就是讓她義無反顧地走上了木雕之路,卻也徹底背離了父親的愿望和初衷。

2003年,剛上初中一年級的于楊青來到海南。為了供女兒上學,父親交了高價借讀費,一心期望女兒能好好讀書,將來能考上大學。望子成龍、望女成鳳,是許多家長都有的愿望。或許,是因為過往的那一段歷史,父親對于于楊青的疼愛體現在更嚴格的要求上。

可是,處于叛逆期的于楊青,并沒有按照父親的期望走。上學期間,她每周在工廠里的時間要比在學校的時間還要多。她覺得在學校里沒啥意思,有事沒事就喜歡往工廠里跑,喜歡看展廳里那一尊巨大的彌勒佛像,喜歡看父親和師傅們雕刻的那些栩栩如生的作品。為此,她沒少挨過父親的訓斥。但這一切都沒有扭過她那一份好奇的天性,甚至還適得其反。


03 耐力和意志“拉鋸戰” 

雕刻是一個苦累的活,很多工序需要靠手工完成。這個行業里,男多女少。女孩子細皮嫩肉的,經不住折騰。再說了,人家城里的女孩子,怎么時尚怎么打扮,保護自己的手就像保護生命一樣……而于楊青卻與人不同,偏偏就喜歡雕刻。

▲工作中的于楊青

▲工作中的于楊青

▲工作中的于楊青

▲工作中的于楊青

▲工作中的于楊青

對于女兒的選擇,父親是第一個堅決反對的。不想去上學,父親就罰她在工廠里掃地。2000多平米的院子、3000多平米的車間,每天都要清掃一遍。父親的目的就是要告訴她干這一行很辛苦,認為她干一兩天就會自己回學校上學了。可是誰知道,她竟然堅持了一個月。第二個月,父親沒法,不得不增加一項內容——撿廢料。加工廠里使用的料子都很珍稀,一點都不能浪費。她每天不但要清掃廠區的衛生,還要撿起落在地上所有的廢料,整整齊齊地在一個地方碼好。

一個月不行,兩個月;兩個月不行,三個月……父女之間這種意志和耐力的“拉鋸戰”整整持續了一年,最終誰也沒有能拗過誰。

她的選擇不僅僅父親不能理解,周圍的人都不能理解。在工廠里,師傅們誰也不把她當回事,只認為她這是小孩子玩“過家家”,一時的興趣,懶得搭理她。家叔甚至在人前發誓打賭:“她如果能堅持三天,我就爬著回江西老家……”當然,家叔那是“恨鐵不成鋼”的氣話,目的還是想用激將法促使她回到學校去。

第一年,打掃衛生、撿廢料,她堅持下來了。第二年,父親讓她磨雕刻刀。60把沒有開鋒的雕刻刀,別人用機器磨,父親要她用手磨。父親的“狠心”,實際上是想逼她回心轉意。

搞雕刻的人都知道,磨刀那是一種什么滋味,況且都是沒有開過鋒的雕刻刀。把手勁、臂力、技巧、極大的耐性……一下一下都消磨在磨石上,然后才能把厚刀磨薄、磨出鋒利的刀刃。連許多男人都經受不住這種考驗,在磨刀的過程中往往就放棄了回家了,更何況一個十來歲的女孩子。

于楊青說,她磨第一把刀磨了一周7天時間。磨彎刀的時候,臂膀不能動,只能把全部力量控制在手部,開鋒時稍有疏忽就有可能把刀磨壞。60把刀磨完,她用了整整近三個月時間,手指頭都磨扁了。

▲于楊青的刻刀


04 不當“老板”獨愛雕刻

磨完60把雕刻刀,父親見實在拗不過于楊青,只好給她開出兩個條件:一是在海甸島選一處地方,開一間店鋪經營煙酒、茶葉等,店鋪的租金、鋪貨全部由父親承擔,于楊青當“老板”,只負責“坐收盈利”;二是在父親的工廠里打工當學徒,8-10年內沒有任何報酬。

兩個條件,兩條不同的人生路徑,任由挑選。選擇第一,那就是現成的“老板”,只管收錢不顧其它;選擇第二,就等于說往后的路只能靠自己走,即使再清貧再苦累也要自己扛著——于楊青選了最后一個。

周圍朋友和親人們都說她“傻”,師傅們嚇唬她“長時間雕刻手會變形的”,勸她不要浪費時間了。但是,于楊青卻是鐵了心和雕刻“杠”上了。

前三年,于楊青在父親的廠子里基本上都是干一些雜活,雕刻的事根本沾不上邊。

那時間,父親從浙江、福建聘請了多位國大師、亞太級大師當顧問,高公博、林學善、馮文土……哪一個都是木雕界大名鼎鼎的前輩。大師們的時間很寶貴,他們每次來廠里都只有兩三天時間,然后就又匆匆忙忙走了,根本就沒有機會向他們求教。更況且,大師和師傅們都認為她一個女孩子家是鬧著玩的,沒人相信她會愿意從事這一行。

每次,大師和師傅們做工的時候,她只能跟在后邊偷偷地觀察、模仿。三年時間,她一邊在廠子里干雜活,一邊“偷”學技藝,只要一有空閑時間,自己就私底下進行練習。幾年時間,她不回家,沒有節假日,吃住都在廠子里,像苦行僧一樣,抓緊一切機會和時間臨摹練習。按她的說法就是:“那時間,除了自己的影子,就是木雕。”

父親一直都想要逼她自悟自省,回到自己心目中的“正道”上去,可誰知她卻違逆父命,走上了另一條她自己認準的道路。

2006年,她用工廠灶臺邊的燒火柴雕出了自己的處女作《棒棒糖彌勒》。令她沒有想到的是,她的處女作還沒有焐熱,甚至還沒來得及拍照就被人收藏了。這讓她感到無比的驕傲,內心充滿了興奮和成就感。從此后,她學習雕刻技藝的決心更加堅定,同時也更加有信心。

▲2006年于楊青在學習雕刻

▲2007年于楊青在雕刻

▲2008年于楊青在雕刻

▲2009年于楊青在雕刻

05 拿獎拿到“手發軟”

2009年,在吳衛良師傅的指導下,于楊青完成了自己真正意義上的木雕作品《老子》。在第十屆中國(杭州)工藝美術大師作品暨國際藝術精品博覽會上,這件作品意外獲得“2009天工藝苑百花杯”中國工藝美術精品獎優秀獎。

▲2009年于楊青第一次參加作品評獎

▲2009年于楊青第一次在領獎臺上

▲“2009天工藝苑百花杯”中國工藝美術精品獎優秀獎證書

丑小鴨竟然能得獎,這完全出乎父親的預料。得了獎,父親高興,但沒有流露出來,這又或許是為父者的另一種“嚴厲”。只不過從那以后,父女之間那種尖銳對峙的情緒慢慢變得柔和,在理念的層面上出現了和解的趨勢。于楊青說:“從那以后,父親也慢慢把我學習雕刻的事當一回事了。”

父親畢竟是“久經沙場”的老將,是享譽一方的大師,了解自己的女兒缺什么,也知道該從哪個地方著手入行。他把女兒學習雕刻的事“當回事”的具體表現就是:2009年,延請海南大學美術系楊小花老師做家教,讓女兒跟隨楊老師悉心學習繪畫。

雕刻要有扎實的造型能力,而要學好造型,就必須先學好素描和速寫。

2010年,父親又聯系讓她去杭州教育學院(現杭州外國語學院)美術系進修。

▲2010年于楊青在杭州教育學院(現外國語學院)進修學習

父親的認可,對于于楊青來說是莫大的鼓勵和支持。在杭州進修那一年,她白天上課,晚上家教,把時間安排得滿滿當當。

▲2010年于楊青與父親參加上海世博會中華木雕精品展

通過系統強化訓練和學習,于楊青的創作有了質的飛越。從那時起,她一次又一次參加大展大賽。每次大展大賽前,父親都會堅定地站在她的身后,鼓勵她:“試一下!”“沖一沖……”

▲2010年于楊青在雕刻

▲2010年于楊青在杭州參加第十一屆中國工藝美術大師作品博覽會

▲2010年于楊青在杭州參加第十一屆中國工藝美術大師作品博覽會

▲2013年于楊青在雕刻

也就從那時起,于楊青一發不可收拾,一次又一次拿獎:2010年作品《南海春色》在上海世博會“中華藝術·國家大師珍品系列薈展·中華木雕精品展”上榮獲特別金獎;作品《五子戲佛》在“海南省首屆工藝美術精品展”上榮獲金獎;2012年作品《印象石窟》(參與創作)在“第十三屆中國工藝美術大師作品暨國際藝術精品博覽會”上榮獲“儒士儒家·百花杯”中國工藝美術精品獎銀獎;2013年作品《漁歸》在“第八屆中國(東陽)竹編工藝美術博覽會”上榮獲銀獎;2014年作品《和諧》在“2014年世界工藝文化節暨第九屆中國(東陽)竹編工藝美術博覽會”上榮獲銀獎;2016年作品《樂》在“第十一屆中國(東陽)木雕竹編工藝美術博覽會”上榮獲金獎……2016年,于楊青獲得了“江西省工藝美術師”榮譽稱號,那時她僅僅只有26歲。26歲,對于當下的許多年輕人來說,還處在一個飄忽不定的年齡段,甚至還孜孜不倦地奔走在求職路上。

▲2010上海世博會中華木雕精品展特別金獎證書

▲于楊青受邀參加首屆海南省工藝美術大師精品展覽

▲于楊青受邀參加首屆海南省工藝美術大師精品展覽

▲于楊青受邀參加首屆海南省工藝美術大師精品展覽

▲海南省首屆工藝美術精品展金獎證書

▲2015年于楊青作品在展覽會上被國外友人收藏

2017年是于楊青的再豐收之年。這一年,在蘇富比文化藝術發展中心舉辦的世界藝術大賽中,她獲得了中國賽區優秀獎;她入圍中國技能大賽全國雕刻技能競賽總決賽;她的作品《童子》在“第十八屆中國工藝美術大師作品暨手工藝精品博覽會”上獲得“2017百花杯”銀獎,《弟子規》在“第十二屆中國(東陽)木雕竹編工藝美術博覽會”上獲得金獎。這一年,她同時還獲得“三亞工匠”、“海南省工藝美術大師”等榮譽稱號。

▲2017年中國技能大賽——全國雕刻職業技能競賽總決賽入圍證書

▲2017“百花杯”中國工藝美術精品獎銀獎證書

▲第十二屆中國(東陽)木雕竹編工藝美術博覽會參展作品金獎證書

▲2017年于楊青當選為首屆江西省雕刻協會副會長

▲2017年于楊青在第二屆海南省工藝美術大師頒獎典禮上

▲2017年于楊青在第二屆海南省工藝美術大師評選現場雕刻


06  成長路上的幾個小故事 

事業成功,榮譽也會鋪天蓋地而來,但又有誰會去計較榮譽背后的故事呢?那些故事,或者帶有酸楚,或者含著笑點……總之,每一段故事都是成長路上的積淀,于楊青沒有忘記。

故事一:被誤以為“服務員”的參賽者

“因為女性身份與行業不搭,碰到的事可能要比別人多一些,人家時常會認為你是湊熱鬧的,因而也常常會被人忽視”,于楊青說。采訪中,她向筆者講述了這樣一段有趣的故事:

有一次,在江西參加一場大賽,比賽時不能自帶材料,工位也是隨機抽取,要排隊抽簽。那一次比賽,參賽的都是來自全國各地的省、市級大師。排隊抽簽時,大家都爭先恐后往前擠,以為擠到前邊去就能抽到好位置、好木料。當時,抽簽的隊伍里只有她一個女孩,瘦瘦小小的。她這個年紀的女孩,不可能是評委,也不像參賽者,大家都認為她是賽場的服務人員,擁擠起來根本就沒有把她往眼里放,她也根本不是壯漢們的對手,三下五除二就被擠到了邊上。

最后,她抽到了8號工位,當她開始用電鋸的時候,很多人都感到驚奇,沒有想到她也是來參賽的。

▲2017年于楊青參加全國雕刻職業技能總決賽現場

一個上午,粗坯搞出來了,大家刮目相看,誰都不敢相信她竟然還是一位不可小覷的高手。作品出來后,大家更是驚呼著一擁而上,又是打問名姓,又是互加微信。

故事二:“慧眼”未識的“有緣人”

2011年剛過完年,還不到正月十五,她的愛人小聶就隨叔叔從重慶老家來海南榮勝公司(于楊青父親的公司)做木工學徒。那時間,小聶的叔叔是榮勝工藝品加工廠的廠長。當時,廠里的其他人回家過年還都沒有來上班,車間里只有一個女孩正在認真地打磨一尊彌勒佛。小聶感到好奇,還以為她也是一位打工的學徒妹,于是兩人便有了下面一段有趣的對話——

問:你是哪里的?

答:江西的。

問:聽說老板也是江西的?

答:是的。是老鄉,一個鎮上的……

直到大半年后,有一天大家都放假,于楊青還在車間泡著,小聶去看她做工。這時候,老板來了,于楊青起身喊了一聲:“爸——”

學徒工,平時很少能接觸到老板。于楊青喊了那一聲,小聶一下子蒙住了。到那個時候,他才知道于楊青是老板的女兒。

故事三:藝名“彌勒青”的由來

在雕刻行業中,知道于楊青的人可能比知道“彌勒青”的人還要多——“彌勒青”是于楊青的藝名。說起這個藝名,還有一番有趣的來歷。

在學雕刻之前,于楊青著迷于父親工廠展廳里的那尊大肚彌勒佛,栩栩如生的佛像時常令她流連忘返。所以,從學徒起,她一直愛雕彌勒,也在不斷地琢磨彌勒的雕刻技法。“在雕刻中,彌勒最簡單,也是最難,關鍵是臉部的表情,分寸把握不好,就很容易把‘笑’做成苦相”,于楊青說。

▲于楊青雕刻作品

那時間,廠里有10多個學徒工,于楊青年齡最小。平時,大型雕件都是師傅們雕,他們這些學徒只能雕一些小件。有藏家上門時,所有的小件雕品都擺放在展臺上,任由藏家挑選。而每一次挑選的結果,往往總是于楊青的彌勒被選中。于楊青是學徒班唯一的女孩,本來師兄們就愛逗她玩。這樣,愛逗樂的師兄們就更有了逗樂的借口,私下里送她一個綽號——“彌勒青”。再后來,“彌勒青”竟成了她的藝名。

▲于楊青雕刻作品

于楊青沒有辜負當年師兄們送她的這個雅號,她雕的彌勒“臉開得好”、造型好,這已經是雕刻界公認的。


07 嗨!90后女雕刻家于楊青

作為女人,愛美愛打扮是天性。可是,于楊青卻把愛美之心全部用在了對藝術的追求上。創作上,她追求完美;生活上,隨意就好。

一件作品,她可能會十遍百遍地反復琢磨、十遍百遍地精雕細琢,直到自己感覺滿意為止。可是,這么多年她從來也沒有精心打扮過自己,甚至連一件像樣的衣服也沒有添置過,啥時間身上衣服的顏色都是黑、白、灰“老三樣”。有一次,一向嚴厲的父親竟然也心疼地勸她:“不要天天都跟木頭打交道。也像個城里的女孩一樣,買一條裙子去,好好打扮打扮自己。”

搞雕刻灰塵大,不能留長發,她索性一直都留短發。2017年,參加海南省第二屆“海南工藝美術大師”評選,為了不影響評選創作,她兩次剃成光頭,以至于讓現場許多素昧謀面的評委還以為她真是“帥鍋”一枚。

她不愛逛街,不愛看電影,更不追劇。除了外出開會、參賽、學習,結婚七八年她只與家人外出旅游過一次。就那一次,還是大家伙一起去的,在江西撫州東林新區的金山寺里一連住了好幾天。她的愛人小聶說:“這根本不叫旅游,只能說是她的靜修……”幾乎每過一陣子,于楊青都會去寺院靜修幾天,三亞的南山寺、老家的金山寺、杭州的靈隱寺都是她喜歡去的地方。即使是外出開會、參賽、學習,她也喜歡往寺院里跑,她喜歡看那些神態各異的佛像,以期能夠從中捕捉到她創作所需要的一切信息。

小聶說:“改變不了她,就只能改變我自己……”這看似無可奈何的遷就,實際上卻也是一種發自內心的體貼和憐愛。

“一旦你決定要做什么事,你必須全心投入去做,你必須像愛自己的生命一樣去愛它,千萬不要有怨言,哪怕窮盡一生。這就是成功的秘訣,也是讓人家敬重的關鍵”——這種質樸的話語,正是一種精神的純美表達。

精華在筆端,咫尺匠心難。所謂“匠心筑夢”,既在于“匠”,更在于“心”。

這些年一路走來,雖然吃過不少苦,經受過許多常人難以經受的磨礪,但于楊青卻依然癡心不改,潛心學藝,用心創作,以心筑夢,用手中的刻刀不斷書寫著人生的輝煌,也讓自己的青春變得更加炫彩照人。

就在今年,她的作品《樂在其中》又捧回了一項大獎——在第54屆全國工藝品交易會上榮獲2019年”金鳳凰“創新產品設計大賽銀獎。

▲2019年”金鳳凰“創新產品設計大賽銀獎證書

人生盛年,正是風光無限時。

▲2018年于楊青刀尖上的傳習

▲2018年于楊青受邀參加在中國戲曲博物館舉辦的湯顯祖文化展

▲2018年于楊青受邀參加在中國戲曲博物館舉辦的湯顯祖文化展

▲2018年在參加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協會木雕專業委員會成立大會上

▲2018年在參加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協會木雕專業委員會成立大會上

此時此刻,于楊青還不知疲倦地奔波在另一個賽場上。

相信,她依然會載譽而歸!

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