臨高養豬“狀元”陳曉杰
英才故事  第66期 作者:鮑鋒 時間:2019-09-19

陳曉杰表示,養豬是民生,利國利民。我不僅要在臨高養豬,還要到海南各市縣去養豬,到全國去養豬,把養豬事業進行到底。


1 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走走

陳曉杰,1969年12月出生于臨高縣東英鎮博縱村,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這里。從小家里窮,兄弟多,但父母依然千方百計培養孩子去讀書,去工作,去創業,讓他們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,通過自己的努力去改變人生。

▲陳曉杰

1989年,陳曉杰考上鄭州航空工業管理學院經濟管理系,學習測量測繪。1991年畢業后,分配在儋州西聯農場國土科,搞測量工作,也算是捧上了鐵飯碗。

在冷板凳上坐了9年之后,2000年陳曉杰決定留職停薪,自謀職業。

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走走。

那時陳曉杰已經結婚,出來創業壓力也是蠻大的。好在社會不會虧待踏踏實實干事的人。先是種了三年香蕉,后又搞香蕉貿易,走了全國許多地方,不僅開闊了視野,也賺了一些錢。

后來陳曉杰發現,市場上豬肉行情不錯,養豬有錢賺,而且能發揮自己的才能。2006年,他開辦了第一家現代化養豬場,開始了轟轟烈烈的養豬人生。十幾年摸爬滾打下來,陳曉杰不僅養豬收益頗豐,還成了海南遠近聞名的養豬能手。在臨高,他是當之無愧的養豬“狀元”。2007年,陳曉杰的公司被評為海南省養豬龍頭企業,延續至今,2012年,陳曉杰當選為臨高縣商會副會長、工商聯副主席。


2 一年出欄5萬頭豬

2006年,陳曉杰在臨高縣皇桐鎮開辦了第一家現代化養豬場,2008年在自己家鄉博縱村開辦了第二家,2012年在臨城鎮開辦了第三家。

▲陳曉杰創辦的自動化養豬場
如今陳曉杰在臨高縣一共開辦了5家養豬場,每家年出欄萬頭以上,加起來一年出欄4-5萬頭豬。

養豬一直賺錢。一頭豬賺100多塊錢,一年可以賺500萬元以上。

▲母豬在哺乳小豬

除了上市公司和其他集團企業,就個體戶而言,因為我們手中沒有資料,或許陳曉杰就是海南個體戶養豬的“帶頭大哥”。

養豬帶動了50多個人就業。一個豬場才8個人,一個人可以養1000多頭豬,全部自動化。

我問陳曉杰,現在很多人都說農業難搞,養豬不賺錢,你怎么把養豬事業做得風生水起?

陳曉杰說,養豬模式是關鍵。

養豬有自繁自養模式。自己投資自己當老板,自己把豬從小抱養到大。有公司加農戶模式。公司把豬苗放給老百姓,老百姓養出欄時給他們一定的勞務費,把豬收回來。

我采取的是風險共擔模式。

說白了,就是和員工股份制,合伙養豬。

▲住在空調豬舍的生豬

固定資產、豬舍這一塊,由我出資建,這是我的股份;場長出資,占一定比例股份;技術員也要出錢,一般十萬八萬;員工也要出錢。老板和員工的利益已經捆綁在一起。這樣,養豬場就成了大家的。

然后陳曉杰將豬場租給員工養豬。員工沒有錢,陳曉杰借錢給他們入股。

這樣員工就不是為老板打工,而是為自己養豬。

這樣老板就少操很多心。雖然員工工資不高,但是他可以通過養好豬,分紅賺錢。

賣豬的時候,再結算、分成。

▲員工在豬欄清理衛生

這種模式,是一種固定結算體系,也可以稱作金融加資本的模式。

在陳曉杰的眼里,豬不會騙人。養一頭豬,飼料多少錢是可控的,1300-1500克飼料可以長一斤豬肉。通過這種模式,技術人員可以查這個養豬場要交給公司多少斤豬肉。員工把豬養到出欄賣給我,這是訂單農業。我就跟員工結算,保證他有利潤,然后我們再分配。

成本都在桌面上,一清二楚,員工就很樂意干。

以前員工是給別人打工,現在員工是給自己打工。豬在陳曉杰的豬欄里面,卻是大家的。陳曉杰是大老板,員工是小老板。

每一棟豬欄大概養豬1000頭,四個月可以出欄,一年出欄豬兩到三次,一個人一年可以創造產值三四十萬元。每一棟豬欄,一年可創造產值100多萬元。

▲員工在豬欄消毒

一棟欄只有一到兩名員工,每個員工創造的產值15萬元左右,他自己還有股份。企業每月向員工支付基本生活費七八千元,一對夫婦一個月收入有一萬四千元,最終從成本里面扣除。

豬肉市場價格波動大。成本價一般是七塊錢到七塊五,陳曉杰都按八塊錢左右把他們收回來,使員工放心養。養豬之前陳曉杰已經核算了終端運營成本,結算模式已經設計好。賺到錢,就把這個結算模式穩定下來,以后財富就不容易流失,持續有錢賺。

采取這樣一種模式,陳曉杰做得很輕松,像一個“甩手掌柜”。最終陳曉杰可分到40%利潤,場長、員工可分到60%。員工吃住不要錢,外面煩惱事也比較少,太陽曬不到,大雨淋不到。有了這個激勵機制,優秀的人才,優秀的員工,都喜歡跟陳曉杰養豬。

▲工人在安裝標準化的豬欄

陳曉杰說,養豬不是高科技,核心是做好成本核算,把自己的贏利點跟工人說明白了,你的錢就賺了。

這是一種管理模式。

2006年至今,陳曉杰養豬的路一直走得比較順利。但養豬對農村來講,是一個致富的途徑,也潛伏著風險。

2019年,陳曉杰果然遇到了重大考驗。

由于海南遭受非洲豬瘟疫,陳曉杰今年損失了2萬多頭豬,直接經濟損失3000多萬元。陳曉杰還帶動2000多貧困戶養豬,他們還投資了1000多萬元。

陳曉杰的養豬大業幾乎塌了半壁江山。

政府講給點補償,但政府也有困難,資金沒有到位。

天災導致全省豬農遭受重大打擊,損失慘重,也導致市場豬肉價格暴漲。

為穩定豬肉價格,最新報道說,8月末至今,國家部委層面20天連續出手12次,力促生豬生產恢復。

▲有關領導到自動化養豬場調研

8月21日,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,要穩定生豬生產,保障豬肉供應。各地要立即取消超出法律法規的生豬禁養、限養規定。發展規模養殖,支持農戶養豬,保障豬肉供應。

海南省立即采取了很多措施,穩定市場豬肉價格。同時采取更多措施,鼓勵企業和個人大力發展養豬事業,滿足市場需要。

面對天災,“養豬大王”很淡定,沒有悲觀,更不會放棄。陳曉杰表示,會在政府及相關主管部門幫助下,按部就班,把豬養好,帶動老百姓致富,雖然遇到天災,只要努力去做,機會還是有的。僅僅幾個月時間,現在市場豬肉價格開始往上走,有錢賺,預計兩年內可以把虧損的錢賺回來。

▲鄉鎮領導到豬場檢查

對陳曉杰來說,養豬是他的事業,他的興趣,他的人生,也是他報國的情懷。

同時他用實踐向人們展示一個重要理念:用科學技術和先進管理模式,從事農業可以賺錢。

養豬給陳曉杰帶來了豐厚的回報,也照亮了他人生的征程。

陳曉杰表示,養豬是剛需,是民生,利國利民。他對未來的養豬事業“野心勃勃”。表示不僅要在臨高養豬,還要到海南各市縣去養豬,到全國去養豬,把養豬事業進行到底。


3 養豬是個寂寞的事業

一個企業家應當安下心來做自己的事情,把事情好好做起來,才能體現人生價值。

陳曉杰說,我不想在媒體上吹太多。業內的朋友,手機內的朋友,知道我的存在。我家鄉的父老鄉親,知道我的社會貢獻。其他地方,我在與不在,沒關系。

陳曉杰很少參與經營無關的活動和應酬,不希望媒體采訪他。

他說養豬不需要參觀。去的人多了,帶來病毒的機率就會增加。養豬是一個很寂寞的事業,為了食品安全,不需要大張旗鼓,轟轟烈烈。你把豬養肥了,滿足了市場和消費者需要,就為社會做出了貢獻,自己也能得到回報。

企業家就是要踏踏實實為社會、為自己做貢獻,做最值得社會尊敬的人,就是魯迅說過的,做社會的脊梁。

陳曉杰低調做事,也低調做人,之前從來沒接受過本縣以外媒體采訪,筆者是第一個。以至于筆者到網上搜“陳曉杰”“海南養豬大王”等,居然一無所獲。看來《海南英才》微信公眾號在陳曉杰心目中,是一個嚴肅的高大上的值得信賴的自媒體。

“我不喜歡給別人講故事。但是我希望與那些能夠對我人生價值理解的人交朋友。我跟你交流,你能把我寫出來,我內心為什么這樣做,這是關鍵。”

陳曉杰說,這完全不是錢的問題。


4 建臨高第一家屠宰加工廠

2019年4月以來,海南部分市縣發生非洲豬瘟疫情,對生豬產業造成重創。這也對肉品品質檢驗和動物檢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為了讓老百姓吃上放心肉,陳曉杰決定個人投資3000萬元,在臨高建立第一家牲畜屠宰加工廠,形成養殖、屠宰、加工、配送一條龍。

屠宰加工廠設計4A級,一年屠宰量15萬只,這也是海南省第一家個體戶開辦的屠宰加工廠,已經立項并開工。

▲由個體戶在臨高投資建設這樣一家規模的屠宰場,在全省是居于領先地位的。

據了解,海南省“十三五”規劃,提出以現有畜牧企業為基礎,以整合、提升、聯結為手段,按照扶優扶強的原則,進一步發展傳統優勢畜產品加工,做強做大畜產品屠宰加工業;開發海南傳統特色畜禽產品的深加工技術,提高本地傳統畜產品的市場競爭力;落實海南省屠宰行業發展資金,建設屠宰龍頭企業品牌肉品運銷配送體系,建設或完善區域性屠宰加工園區,推動屠宰廠(場)點準入和分級,推行機械化屠宰、標準化管理、規模化和品牌化經營。

陳曉杰說,靠一己之力,建設4A級屠宰加工廠,在一個縣城已經是標桿了。我最大的愿望是把放心食品、健康食品的理念融入到當地,為老百姓服務。建屠宰加工廠,不僅可以延伸企業的產業鏈,更重要的是為了民生,阻止未經檢驗檢疫的豬牛羊肉流入市場,這些跟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關。


5 循環經濟的效益

現在海南農業種植大多數不賺錢,或者利潤很低。陳曉杰認為,如果完全靠使用勞動力,成本就高,有些工作人工也做不好。必須依靠科技的力量來做。

養了這么多豬,豬糞怎么辦?環保這一關就令人頭疼。陳曉杰五年前就開始利用豬糞生產沼氣,利用沼氣發電,達80千瓦的容量。

電發出來了,賣給電網程序繁瑣,人家不愿收。陳曉杰就發電自用,用來粉碎、加工豬飼料。還用來給豬舍裝空調、風扇,冬天安裝電磁爐,讓豬愉快地生長。電還可以變為熱能。陳曉杰買了韓國小鍋爐,生產熱水,把管道鋪到豬舍,在地板底下裝熱水管。冬天豬睡在地板上,很暖和,豬很舒適。

豬糞制沼氣,沼氣發電,發電用來養豬,這就是循環經濟。

▲養豬場污水處理池

用陳曉杰的話說,養豬要舍得投入,讓豬好好睡覺,就會多長膘。豬生活的不舒適,就沒有好心情給你長肉,肉品質也不夠好,長得也慢,增加你的成本。

陳曉杰給公豬舍全部裝空調,由于溫度適宜,公豬的精子長得快,有活力,母豬懷孕后,每胎可以生產十二三頭豬。相反,如果公豬的精子活力不夠,母豬每次懷孕只能生產十頭豬。這二三頭豬就是賺的。

發電后的沼液,是優質肥料,可以種水果,發展綠色有機農業。2015年,陳曉杰就在皇桐鎮投資種植200多畝福橙,2018年已經結果。今年更是果實累累,已經上市。果園可以打造成鄉村公園,可以開展采摘活動,發展美麗鄉村旅游。

▲陳曉杰在皇桐鎮種植的福橙喜獲豐收

陳曉杰說,種水果也要做好頂層設計,控制成本。一畝投資多少錢,員工工資多少,租金,肥料,一直到產品出來,都要算好。然后承包給專業人員種。

陳曉杰之所以能賺錢,是把每個環節的成本都降下來,固定投入、固定回報,管理精致化。

▲陳曉杰在皇桐鎮種植的福橙喜獲豐收

從養豬,到發電,到高效農業種植,循環經濟,再與第三產業綁定,搞民宿客棧,鄉村旅游。陳曉杰用實踐證明,循環經濟大有可為。


6 做臨高第一家民宿,致力村民脫貧致富

陳曉杰2006年養豬后,就開始賺錢。兩年后聽到海南將搞國際旅游島的傳聞,心里想,海南以后會以旅游為主了,我也要早點做準備。

于是,陳曉杰2008年就開始考慮搞民宿。

▲陳曉杰在莫干山考察

當年他跟隨臨高縣長等政府官員和一批朋友到臺灣專門考察民俗,后來自己又到全國各地考察,像杭州的莫干山,他就專門去考察過4次。

▲陳曉杰在臺灣高雄考察

在采訪中,陳曉杰多次提到莫干山,看來對它情有獨鐘。“全國搞民宿的地方多得很,你為什么特別鐘情莫干山呢?”我問。

陳曉杰回答,主要是莫干山的民宿業態好,整個小鎮有1500多家民宿。面積有大有小,生意有賺有賠,裝修層次迥異,有的投資幾千萬,有的幾乎原生態,可比性大,綜合性強。馬云在莫干山做了2.4億元的別墅,也是民宿,一天房價四五千塊錢,我進去住過,體驗一把。

▲觀海民宿于2017年開業

到處考察后,陳曉杰發現搞旅游意義很大,可以帶動當地經濟發展和村民致富。海南環境好氣候好,旅游資源豐富,做旅游優勢明顯。陳曉杰感覺外面不少景區不比海南漂亮,但是人家旅游產業和服務做得相當好。

▲觀海民宿

陳曉杰看中家鄉的這片海。

這樣稟賦的海洋資源,只需投入一點建筑材料,就建成一個民宿,變為大家一個共享的地方。如果我不做,可能會辜負了這么好的風景,而且這輩子可能就沒機會了。

如今很多人在休閑時光,離開城市來到鄉村,尋找自己的獨立空間,品嘗民宿的味道。民宿既是旅游的一種趨勢,更是一個商機。

▲觀海民宿

從2008年有搞旅游的想法,到2016年正式動手做,歷經8年。

陳曉杰做的民宿是臨高第一家,由于緊靠大海,取名“觀海民宿”。陳曉杰堅信,博縱村旅游資源優勢明顯,認認真真去做,可以成功。即便做不好,也可以把民宿當作自己的家來住。  

▲博縱海釣俱樂部

“觀海民宿”是在陳曉杰的老房子宅基地上打造的。占地面積300平米左右,獨棟小樓,房子4層半,建筑面積800平米,共有13間客房。

從做民宿的第一天起,陳曉杰考慮最多的是服務,是客人的需求。

“我們是小地方,必須把環境打造好一點。客人出外旅游,無非是吃喝玩樂,把民宿搞得溫馨一點,讓客人住的舒適安全,人家就喜歡來。”

▲觀海民宿

 “觀海民宿”總投資200多萬元,裝修就花了100多萬元。陳曉杰發現,社會上已經形成了一個消費群體,他們住民宿希望找到家的感覺,一間房加50塊錢或100塊錢不在乎。

“我把民宿裝修到跟酒店一樣,舒適度一樣的時候,人家就愿意花這個錢。作為一個消費者,他們四處游走,非常清楚性價比。我愿意花這個錢裝修,人家就愿意買單。”陳曉杰自信地說。   

▲觀海民宿

與“觀海民宿”配套的還有燒烤,餐飲,趕海,垂釣,撿貝殼,休閑咖啡,和海鮮餐飲。  

陳曉杰2016年開始做民宿,2017年10月份開業迎客,一直贏利。2019年形勢更好,民宿漸入佳境,年平均入住率達65-70%。一年365天,節假日、周末基本上是滿的。一個月營業額可達十萬塊錢,40%的利潤。解決了9人就業,其中7人是本村村民,每人每月收入3000塊錢,幫助當地老百姓就業和脫貧。目前博縱村民宿休閑業態已經被帶動起來,共有9家民宿業態,帶動就業人數100多人。

▲觀海民宿

令人稱道的是,“觀海民宿”從來不做廣告,完全靠口碑相傳,酒香不怕巷子深。

現在“觀海民宿”已經做得相當漂亮,人氣爆棚,受到各級領導和主管部門的關注,包括國家部委有關領導,海南眾多省領導,都到小漁村來調研過,并在此小住。這種盛況在海南非常少見。

▲觀海民宿

陳曉杰說,做民宿最重要的是把品質、服務做好,讓游客來過一次的再來,復制似的不斷來,才叫成功。你的每一點付出,消費者都能體驗到。現在很多人做民宿首先考慮賺錢,能賺錢就去做,不能賺錢就不做,這種思路是本末倒置,結果在執行中就會出現很多問題。“觀海民宿”首先把服務做到家,在服務中彰顯做企業的工匠精神。

▲觀海民宿

現在“觀海民宿”一間房最高可以賣四五百塊錢,周末經常一房難求。這在一個偏僻的小漁村,過去是不敢想象的。

“我做民宿,跟社會上某些經營理念、風格、利潤點、收入預期都不一樣,是不一樣的財富模式。我現在的民宿經營,已經是賺錢模式,這個格局可以固定下來。”陳曉杰信心滿滿的說。


7 帶動博縱村民宿業態興起

博縱村過去是一個貧窮落后的小漁村。

因為窮,全村從23歲到42歲以下的人,至今還有200多人娶不到媳婦,一直打光棍。

農業不行,工業進不來,沒有大型港口,村民收入主要靠出海打點魚,或到縣城打點臨時工,收入很低。

村民世世代代都是漁民,過去沒有旅游的概念。

但臨高東英鎮卻有十四公里長的美麗海灘,大海、沙灘、椰林,然后就到了一線漁民的家。村莊離縣城只有十來公里,開車大概20分鐘,臨高濱海大道可以直達村口,交通非常便利。

▲觀海民宿

而且,博縱村的海岸線是從海口西海岸延伸過來,再向海花島、棋子灣,一直延伸到南山寺,沿途有環島高速公路,還有動車站。交通、地理位置極佳。

博縱村也可以說是一個守著金飯碗沒飯吃的小漁村。

陳曉杰主業是養豬,做民宿是跨行。

▲游客在觀海民宿海邊捕魚

陳曉杰對村民的感情是很深的。

他說,如果我不回村帶領大伙兒搞發展,脫貧致富,我感覺是虧欠老百姓的。村里老百姓就是指望出去的那么幾個有本事的,能看到外面世界的人,回來帶動大家一起共同致富,這是我在博縱村存在的意義,也是我的一種家鄉情懷。我發誓要把民宿這件事做好,帶動全村脫貧致富。這是我做民宿的初衷。

“觀海民宿”已經是全村的領頭羊。現在村民已經初步有了民宿意識,愿意把剩余住房資源整合起來做民宿的村民越來越多。

▲朋友參觀建設中的觀海民宿

我們在村子里走了一圈,發現不少村民正在自發裝修民宿,房子裝修起來后,客人來了我們會給他們分配,他們收入就會增加。村里還有一個書屋,增加了休閑的氛圍。沿海的道路已經硬化,民宿發展起來后,可以打造一條旅游購物街。博縱村鄉村旅游開發雖然有點晚,但民宿業態、鄉村旅游已經起步了。

陳曉杰多次去莫干山考察,是為了增加自己信念。陳曉杰找了莫干山很多不成功的案例,目的是盡量避免自己不成功。

村里有個小伙子叫李統,在陳曉杰的帶動下,搞了一個博縱海釣俱樂部,已經試營業二三個月,收益不錯,8月27號正式開業。

李統曾在廣州做了20年旅游,因為父母年紀大了,現在回到老家,從事鄉村旅游事業。

海釣俱樂部采取眾籌方式,村里年輕人你出三萬我出五萬,40多戶募集幾十萬塊錢,平均一戶一萬塊錢,有了收益后,按比例分成。

海釣俱樂部為客人設計了一個垂釣產品,民宿客人過來以后,俱樂部就推薦給本村漁民。由漁民出海一艘12米左右的船,最多坐八個人,收費500塊錢。到了垂釣海域,漁民開始撒網,游客開始釣魚,兩個小時后收網,垂釣、捕撈所獲全部歸客人。可以帶回家,也可以讓俱樂部幫忙加工,或者賣給俱樂部。“觀海民宿”有餐飲這一塊。

▲觀海民宿

李統說,我看好博縱村民宿,特別是這里的海文化。博縱村目前還有許多民宿資源沒有開發出來,發展鄉村旅游潛力很大。民宿還可以帶動自助燒烤、海鮮加工、沙灘排球等項目。未來可以打造臨高一日游、兩日游產品,博縱村可以作為其中的一個接待點。博縱海釣俱樂部有一個業務板塊是接待團隊與自駕游,我們近期會組織沙灘排球、臺球這樣的體育賽事,把博縱村推廣出去。

陳曉杰說,這是我做得最有意義的一件事,帶動了全村民宿發展,部分村民已經受益。看到今天這個成績,我感到非常高興。作為一個返鄉大學生,我做不了高大上的事情,就實實在在把美麗鄉村做好,把村子經濟帶動起來。


8 做農業,財務一定要做好

采訪中筆者觀察到,不管是創業也好,產業也好,經營也好,陳曉杰思路清晰,定位準確,模式可操作性強。

陳曉杰強調,我不是從一個農民的角度去看問題。我是用商業的理論去思考分析問題,認識到農村是一個好地方。很多人認為做農業賺不到錢,我的觀點不一樣,所以秒殺他們。

陳曉杰的從容和淡定給我留下深刻印象。他舉重若輕,對自己所做的事情都了然于心,胸有成竹。他注重頂層設計,對具體經營操作過程管得不多。他有自己的運營模式、盈利模式、發展模式。所以不像一些企業家,24小時都在忙碌,疲憊不堪,累得像條狗。

▲陳曉杰種植的菠蘿蜜

陳曉杰講話很樸實,給人的感覺就是鄰家的一個兄弟。他不講花里胡哨的話,不做花里胡哨的事,也不喜歡花里胡哨的人。他和別人合作,包括選擇員工,有一個基本要求,就是做事認認真真。也許航空大學畢業的人,就是站得高,看得遠。許多在別人眼里是很難的事,到了陳曉杰這兒,就是小菜一碟。一個養了5萬頭豬的人,居然能在海邊小漁村,安安心心打造他的老宅子,認認真真做民宿,與朋友聊天喝茶。如果今年不發生非洲豬瘟疫,陳曉杰的日子一定會過得更滋潤。即便今年養豬事業遭受重創,陳曉杰也是輕描淡寫的說,不要緊,現在豬肉價格漲了,損失已經回來一部分。到明年,3000萬塊錢的損失,差不多就全部回來了。

▲陳曉杰在接受記者采訪

我們的話題又轉到做農業上。

陳曉杰強調,養一頭豬跟養一萬頭豬是同樣的道理,我只是復制這個模式。關鍵要把成本控制好,不斷篩選員工,找有責任心的人也愿意干這個事情的人。

農民不等于農民技術員,他們只是體力勞動者。在執行鄉村振興戰略中,勞動力產生的價值是不大的。要用科學技術,進一步解放勞動力。

做農業,財務一定要做好。在中國,工業做財務,金融做財務,農業做財務的人不多。為什么會虧本?大多數人都是帳算不好,說先走著看,先投資看,結果一投下去,把控不了成本。要做精致農業才賺錢,做粗放型的東西都虧。我去日本、臺灣去看,他的地塊不大,但利潤很高。做民宿與養豬一樣,賺錢就在利潤點上。

不是你小孩生的多,個個都可以考上博士研究生啊。

我做民宿只花了二三百萬元,就做出了800平米精裝修民宿。按照商業價值理論,我拋售、置換都可以賺錢了。又能帶動本村老百姓致富,何樂而不為?


9 養豬“狀元”可以走得更遠

采訪完畢,我一路在思考。

在臨高,有名的企業家很多。陳曉杰幾乎不接受媒體采訪,他沒有名聲。他謙虛的說,我的故事就是一個老百姓的故事。

但他的事業已經做得很大很成功。

▲陳曉杰與政府簽訂扶貧合作協議

在十幾年走過的創業路上,陳曉杰做了養豬、民宿、農業種植、循環農業、屠宰深加工幾個產業,每前進一步都有他的思想、理念和成功實踐。像這樣做事業的人,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。

所以,陳曉杰提出要到其它市縣去養豬,要到島外去養豬,要建一個個體戶最大的屠宰加工廠,筆者毫不懷疑目標可以實現。

管理之所以可以變成科學,在于它可以復制。陳曉杰的經營理念、經營模式、經營實踐是可以復制的,例如他辦了五個現代化養豬場,第一個,1萬頭;第二個,1萬頭;第三個,1萬頭;第四個,1萬頭;第五個,還是1萬頭。管理人員都在8-10人。每個都賺錢,并且持續贏利。陳曉杰其實是在不斷復制自己創造的管理模式。

▲陳曉杰與本文作者

頂層設計確定后,規模很穩定,員工很穩定,產出很穩定,收益很穩定。而且,在環保方面做得很出色,循環農業做得很成功。

可以復制的管理模式,是陳曉杰事業的潛力所在,是他的軟實力。我們有理由看好陳曉杰,他無疑是一匹黑馬。

▲臨高黑馬陳曉杰

他是臨高養豬“狀元”,他還年輕,海南正迎來百年發展大機遇,我們祝愿陳曉杰走得更遠。

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